安全真的是第一吗?-河北冀研能源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

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转载的行业快讯、快报、调查报告及事故案例等图文消息均来源于网络,部分未经证实,仅限于电力行业从业人员学习讨论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安全第一,预防为主”是每个从事电力行业的人再熟悉不过的话了。可是具体到现实的生产中,又有多少人真的做到了安全第一呢?下面是中国安全生产网公布的湖北当阳“8·11”重大高压蒸汽管道裂爆事故发生经过:

2016年8月10日凌晨0点左右,当班员工巡检时发现集中控制室前楼板上滴水、2号锅炉高压主蒸汽管道保温层开始漏汽,锅炉运行班长江涛将泄漏情况报告给当班值班长,但直到8月10日8点下班也未收到处置指令。

8月10日11点左右,锅炉车间主任王怀国率人拆开2号锅炉事故喷嘴附近部分外壳及保温棉查看,但未发现滴水情况和泄漏点,于是下令将保温棉恢复,并要求员工加强监视。

8月11日9点左右,锅炉运行人员肖学华发现2号锅炉事故喷嘴附近有泄漏声音且温度比平时高,但保温层未拆除无法确定泄漏点具体位置。

8月11日11点左右,矸石发电公司副总经理赵玉峰率人赴现场查看并测量温度,发现2号锅炉事故喷嘴附近保温层外表已达360℃,指示当班员工继续加强监控。

8月11日12点32分,肖学华在“锅炉车间”微信群发布信息称“2号炉蒸汽后母管泄漏点最高温度上涨,11点360℃,12点405℃”、“漏点声音变大,保温棉已吹开”。

8月11日12点51分,锅炉车间司炉钟绪金在“锅炉车间”微信群上发布了2号锅炉事故喷嘴附近的照片。

8月11日12点57分,肖学华将泄漏情况转发在另一微信群,希望领导能够看到。

8月11日13点左右,王怀国接钟绪金报告称“2号锅炉主蒸汽管道蒸汽泄漏更加明显且伴随高频啸叫声”。

8月11日13点30分左右,赵玉锋在厂外接王怀国和生产科副科长张华锋报告称“有漏汽现象而且温度有点高”,赵玉锋指示他们“向华强化工集团生产部报告并做好开1号锅炉、停2号锅炉的准备”,赵玉峰并未及时赶到现场处置。

8月11日13点50分至14点20分左右,华强化工集团生产部部长叶锦华先后三次接矸石发电公司生产科副科长张华锋和华强化工集团生产调度中心调度庄华程电话报告“2号锅炉主蒸汽管道有泄漏,请求停炉”。叶锦华没有赶到现场处置,没有下达停炉措施消除隐患,没有向分管领导报告。

8月11日14点20分左右,矸石发电公司设备科科员罗杨向华强化工集团设备动力部部长庄小云电话报告“2号锅炉蒸汽母管有泄漏,请求派人协助处理”,庄小云安排华强化工集团设备部2名工程师到矸石发电公司集中控制室指导。

8月11日14点30分左右,叶锦华到办公室向华强化工集团副总经理赵鹏程报告“蒸汽管道泄漏,矸石发电公司要求停炉”后,两人开始商量华强化工集团减电、减汽的应对方案。

截至14时49分事故发生,华强化工集团和矸石发电公司无任何负责人发出停炉指令,2号锅炉一直处于运行状态。

8月11日14时49分,2号锅炉高压主蒸汽管道上的事故喷嘴上的焊缝裂爆,导致高压主蒸汽管道断开,2号锅炉的高温高压蒸汽从靠近锅炉侧的断口喷出,3号锅炉的高温高压蒸汽经蒸汽母管从靠近汽机侧的断口喷出,高压主蒸汽管道断口形成10余米的错位,造成除氧间、煤仓间8.0m至15.5m层区域的墙体、楼板部分破损,集中控制室隔断的玻璃和边框软化、熔化、坍塌,高温高压蒸汽(温度530℃,9.5 MPa)瞬间冲击集中控制室,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设备损毁。

事故发生4-5分钟后,事故区域附近员工严宗斌开始连续手动关停2号锅炉和3号锅炉,耗时10分钟左右,切断了高压主蒸汽管道蒸汽,外排了残余蒸汽,避免了事故的扩大。

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官方的调查报告已经公布,相关责任人也已受到惩处。可是对于失去亲人甚至顶梁柱的家庭来说,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所谓的官话套话在此不再多说,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假如事情汇报至车间主任或生产部部长时,他出于对安全的考虑、为了防止问题进一步恶化,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先下达停炉的指令,再向上级领导汇报。在现在看来,这肯定是无比正确的决定,他的上级领导也肯定会对他的“先斩后奏”大家赞赏,可是事情并没有向这一方向发展,所谓失去的才是最珍贵的。我们继续顺着假设往下走,停炉后正如他们所顾虑的:你未经汇报私自决定停炉,造成调试进度延期、化工厂停气减产等等一系列后果(实际情况是当事故发生后依然造成了同样甚至更严重的后果)。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审判,仕途的终结,职业生涯也可能受到重大影响。他为22条生命负了责,可谁为他的人生负责?

如果事件中的任何一级领导知道将因自己的犹豫而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他可能就会改变自己的决定。是的人生没有假如。那么问题来了,全国这么多家电厂,假如出现同样发展模式的事件,会不会有人真正的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真正的为安全负责,而不是所谓的“经济”“乌纱帽”。没有了安全,何谈经济、发生了安全事故,乌纱帽同样保不住。

我们常说“把事故扼杀在摇篮里”,实际上这是需要各方达成很艰难的共识的。当事故还在摇篮里的时候,不同的岗位、不同的工作经验,对它能不能发展起来、发展形势可不可控的判断是各不相同的。而这个时候,岗位越高、越远离生产一线的人对形势的判断不如更接近生产一线的人,但是他们的权利反而越大。当共识不能达成时,权利打的一方自然就决定了事情的走向以及最后的必然结果。

当然我不是鼓励“先斩后奏”,但是在面对发展初期的事故时,不是所有的决策者都足够英明的,也不可能永远英明。毕竟一旦他们不够英明,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惨痛的,当然也包括他自己所付出的。因此我觉得可以在企业安全管理这一方面引入英美法律系统中的判例制度。对于已经发生的典型事故在原因分析、责任划分等环节要经过充分论证,谨慎做出决定和报告,因为一旦形成判决案例,将对后世产生深远的影响。当面对摇篮里的事故时,可以让他真正的为安全负责,用于承担责任有足够的制度保障;决策者在做出决定的时候也能提供重要的参考,同时适当增加生产一线干部在面对此类事件时的话语权。当更多的判例出现,覆盖的范围就会越来越广,就会逐渐接触束缚在他们身上的“经济”、“政绩”、“官位的担忧”,这时“安全”自然就移到了第一位。


                                                                            作者:王贤松


从嘉兴热电厂事故谈:防止电厂蒸汽管道爆裂措施
警钟长鸣 | 致4人死亡!云南在建高压输电线塔发生坍塌(附事故现场图)

下一篇

安全真的是第一吗?

来源:电力安全生产 时间:2018-01-02

上一篇